快过年了,本来想写一篇关于过年的博文,结果如大家所知,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爆发了。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说两句的,权当一个留作日后翻看的记录吧。

首先,截止到目前(2020年1月22日09:54:42),全国的疫情情况是:

全国:确诊 324 例 疑似 163 例 治愈 25 例 死亡 6 例 (数据来源:丁香园

几乎覆盖了除西北之外的全国各个省。

而且可以预料的是,随着潜伏期患者的症状出现以及春运带来的人口大迁徙,病毒扩散趋势会进一步加剧。继续阅读

好久没更新博客,这里都快长草了。

其实隔三差五的还是通过RSS阅读器在看博友们的文章,有时间还会留个言什么的,只是自己这里是,实在不想勉强自己为赋新词强说愁。

但要说起来,想记录的东西还是蛮多的。

首先是工作的变动。在经历了五个多月(今年8月至12月)的漫长过程,我终于跳槽了。在老东家干了整整十年,从一无所有的青年变成现在浑身负债的中年人,应该是迄今为止人生最丰富的一段旅程了吧。上一段工作在距离重庆主城区200多公里的一个小县城,长江从家门口蜿蜒流淌,工作忙碌、生活简单,本以为就这样过一生。没想到的是,八月份的一次偶然机会,终结了当前这简单生活,12月初,我来到了重庆主城区——一座被网友称为魔幻8D的城市。原本在县城,早上8点钟起床,从家里步行到公司15分钟以内,现在7点多起床,开车25分钟到公司——堵车的话时间就很难说了。尝试过一次乘坐公共交通,至少需要一个小时,放弃。下班回家,正常情况下都是天黑尽了。更恼火的是,老婆孩子都还在县城生活,老婆工作不好调动,所以两地分居的日子估计还将持续,至于多久,天知道。继续阅读

前段时间看到@和菜头在微博上提到:

豌豆尖的季节到了,豌豆尖就算是在开水里洗个澡,洗澡水都好喝,就美味到了这个程度。

这个我是极为赞同的。
北方人大概难以体会到豌豆尖的美味之处,但南方人尤其是川渝地区的人,对豌豆尖是情有独钟的。作为一种时令性蔬菜,它能吃的时间也就2-3个月,比椿芽稍微长一点,但椿芽严格来说烹饪方式较为单一,除了炒蛋外其余方式也并不太流行。豌豆尖就不一样了,它可以当唯一主角,清炒、煮汤都很好吃,也可以当配角,放进一切汤锅里(丸子汤、骨头汤、肉汤、绿豆汤),它爽嫩的口感几乎找不到替代品,唯一需要注意的是,稍微有点老的豌豆尖吃起来就不太舒服了。继续阅读

在我还是一个单纯的少年的时候,在淘宝上买过几次大闸蟹。名字叫做:正宗阳澄湖大闸蟹,带防伪扣,4公4母只需要80块钱还包邮(为防止中途挂掉索赔,直接再送2只)。

蒸着吃了以后,我不禁开始怀疑人生,怀疑这个世界:就这破玩意儿,蟹黄这么少,味道一般般,凭什么全国闻名?

多年以后我终于明白三个道理:第一,我之前网购的,并不是阳澄湖大闸蟹;第二,淘宝上几乎买不到阳澄湖大闸蟹;第三,大闸蟹并不是只有阳澄湖的好吃。继续阅读


卡姆拿到了《脱口秀大会》第二季冠军,这个结果并不意外。

虽然,这个结果也并不那么重要——我是说,无论拿到什么名次,都不影响卡姆今后在喜剧这条路上大放异彩,只要他愿意继续从事这项工作。

在我看来,卡姆就是目前国内最优秀的脱口秀艺人。并且短时间内还看不到有人能超越他。继续阅读

引言

每年能有一次外出休假,是我减轻对工作厌倦感的唯一可行办法。

上上周星期五(8月23日)下午,突然就有了一次休假机会,于是立马就请假了。时间不长,因为周一(8月26日)还有点急事要处理,所以请了四天(周二到周五),加上周六周日共6天时间。

请了之后才谋划去哪儿的问题。

Plan A:山东烟台长岛。这个地方是今年年初一个朋友介绍的,主要就是住渔家乐,吃海鲜、看海景。本来这段时间山东的天气还比较适宜(20多度),查机票就傻眼了,重庆飞烟台很贵,而且多数航班都要经停一次,太折腾,Pass。

PlanB:浙江舟山,东极岛。这个是去年我姐去玩的地方,回来后说还不错,也是吃海鲜,看海景,加上韩寒之前拍的电影《后会无期》把东极岛也炒火了,想去看看。照例首先查天气,傻眼了:东部沿海一带未来一周都是下雨,Pass。

又看了几个目的地,都各有各的不合适,我索性提出:去新疆吧。继续阅读

前几天同事小周生日,请我们几个朋友一起吃饭,地点是某小区外面的小郡肝串串香。刚在群里发出邀约,我就立马回复:敢请吃串串?是要兄弟们给你上一课么!

其他几个人也纷纷嚷嚷着要给小周上课。

几个月前,另外一位叫建波的兄弟也是在这儿请吃饭,结果4个人吃了1000多块钱的串串——通常来说这个店人均消费只有50左右。从此以后,打算请吃饭的人在选择地点时都得掂量一下,没做好充分心理准备、口袋里钱没带够的话,是不敢在此地请客的。继续阅读

(感觉再不更新的话,快要被博客界遗忘了。今日更新一篇表示还活着)

众所周知,重庆的著名的四大火炉之一。所以,上周和上上周的周末,我到家附近的一座山上露营避暑。

说到露营,首先想回顾一下历史。在大学毕业之前,我是从来没有尝试过露营的,虽然经常骑自行车移动上百公里,甚至有一次骑行重庆武隆的仙女山差点被困在雪地里,最后也是找旅店住宿。直到大学后回到老家上班,因为家附近有一座海拔1200米的山,山上是一片南方少见的草场,很适合夏天避暑乘凉,我才和朋友一起买了帐篷和睡袋。继续阅读

缘起

最近,在淘宝买杨梅遇到一个骗局,写出来让大家小心避坑。

我爱吃杨梅。因为距离杨梅主产区太遥远,加上保管不易,每年能吃的时间极少。本地销售的杨梅主要来自于云南省,但是质量普遍较差,个头小,味道酸,卖相也差,就这样也只能吃1-2个礼拜而已。

前几年,无意中发现有个乡镇有块杨梅地,每年端午节前后可以采摘,第一年去是顶着烈日开了一个小时的车才到,直接从树上亲自摘,感觉还不错。第二年运气差了点,去的时候树上已经没有了。周边一些区县也有类似的杨梅基地,但客观地说,重庆土壤气候都不太适合种杨梅,众所周知,要吃杨梅还得是浙江的。

所以今年刚吃了一次云南产的杨梅后,我决定网购浙江的仙居杨梅。继续阅读

《倚天屠龙记》里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殷素素临死前告诉张无忌: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撒谎。

而我,养了月季之后悟出的一个道理是:越是漂亮的花儿越会生病。

本来,像我这样早出晚归、休息时间极为有限的人,是没有资格谈论花草的。然而,很多事情讲究的就是机缘巧合。

先说下家里的环境:高层塔楼,每层楼7户,通透性较差,阳台朝东,长宽约3.0m×1.25m,阳台上左右侧分别是储物柜和拖布池,顶上晾衣架。可以说是一个很逼仄的空间。

之前养过一段时间发财树,死掉了,说明发财是一件很难的事。养过一段时间多肉,本来长势还不错,大概是因为用盆和浇水不讲就,烂根了。还养过虎皮兰,死掉了。绿萝买了好多次,都是水培烂根死掉。一直存活下来的是一盆豆瓣绿(又叫璧玉)和金边吊兰。吊兰很好养,五六年前从公司剪的一片叶子水培生根后又转为土培,这几年来一直长势迅猛,生机勃勃。

一直养绿植感觉还是有些单调,像少了些什么。不喜折腾的我就走上了折腾之路。继续阅读